形象艺术品的商业情势解读,从欣赏水墨画到格

2019-06-15 作者:yzc88   |   浏览(128)

  1992年,曾是淄博某中学教师的刘云志调到当地文化旅游局工作,负责“齐文化”研究与文化产业开发。在工作中,他开始接触现当代中国书画,接触书画收藏和书画市场。自此,刘云志开始收藏书画作品,也成为多位当代书画名家的代理人,并经历了中国书画市场繁荣过程。

随着社会的发展,当代影像艺术和收藏在中国正逐步走向成熟。2011年秋拍,华辰的影像专场斩获了727.6万元,成交率58.33%,这个数字也许放在其他类别的专场是不值一提的,但在影像拍卖领域中,这是一个飞跃式的数字。华辰从2006年开始设影像专场,一直到2011年春,影像专场成交额一直在250万元上下徘徊,2011年的秋拍影像专场成交额的翻倍增长意味着越来越多的藏家开始关注影像作品的收藏。

图片 1

  这十余年间,摄影是他的爱好,却非事业的一部分。

中国摄影家协会网:影像收藏市场在国内目前处于什么形势?您如何看待中国的影像收藏市场?

在对资深摄影家、影像收藏顾问曾璜的采访中,他谈到投资者市场上出现的影像艺术品房地产模式、会所模式、信托融资模式、众筹模式、固定资产模式等多种商业模式,并对其中几种举例进行解读。

  2014年5月1日,隶属于淄博市齐都文化城9号馆的云志艺术馆开馆,以书画收藏为主业的艺术馆却以“当代中国著名摄影艺术家风光摄影精品展”揭开面纱,让书画界的刘云志成为摄影界的刘云志,也让本以研究和展示当代中国画作品为主的艺术馆成为山东最重要的民营摄影艺术馆之一。

李欣:华辰去年的影像拍卖成交额已经超过1200万。值得一说的是,去年年底的拍卖会,所有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呈下滑趋势,只有影像的拍卖市场有了大幅的提高。

艺术品银行模式

  风光摄影展举办后,云志艺术馆收藏了18位参展摄影名家的全部展出作品,大踏步地迈入摄影收藏领域。中国摄影家协会自然生态摄影委员会委员、淄博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刘云志也成为了山东摄影收藏的代表人物。

实际上,大家对影像的收藏也需要有个认知的过程,之前大家可能没有把影像当做艺术品进入到收藏领域。华辰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它把影像从从属地位提升到一个独立的艺术门类。

曾璜说,艺术品银行模式将影像藏品作为资产,开发展览、出版物等衍生品,进行借展租赁。一些房地产项目开盘时举办高水平的摄影展,借助媒体报道吸引人气,同时提升项目品位。2012年开放的北京侨福方草地购物中心,为了吸引消费者,引进了很多当代艺术品原作,摆放在购物中心各区域,被媒体称作“购物中心内的798”。其间在一间卫生间外悬挂的安迪·沃霍尔的著名作品《玛丽莲·梦露》丝网印刷原作,具有极高艺术价值。

  从摄影爱好到摄影收藏

从整个大环境来说,我们还是受到国外市场的影响,影像无国界,从国际市场发展趋势来说,影像的拍卖市场也是呈上升趋势,上升幅度也较大。在克利斯蒂拍卖行2012年3月12日举行的拍卖会上,威廉姆·埃格尔斯顿的一幅当代作品拍了590万美元再创新高。经济的发展,市场的推动,也将摄影文化推到一个很高的地位。在国内,对影像认知的人也越来越多,华辰也希望能做一些对社会,对大家有贡献的事情。

由于国内金融产品风险防控的不足,影像艺术品还不完全具有融资、抵押等金融功能,但已经有拍卖公司为拓展业务,在香港成立财务公司,为藏家放款,以艺术品银行的方式运作艺术品。

  对于很多收藏家来说,爱好是投入的源动力。

图片 2

艺术品地产模式

  大学时代,刘云志自己就有个海鸥相机,喜欢拍照片,后来由于工作关系,摄影并没有成为他生活中的主旋律。2007年,已在北京“下海”7年的他已拥有稳定的事业,开始计划着“重拾”摄影,投入更多的时间在这个“爱好”上,用他自己的话说,“开始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生活的本真和价值。”

托马斯·查尔德等 圆明园、颐和园早期照片一组(6张) 1870-1875年 蛋白照片 尺寸: 18.4×23.6cm 7.2×9.3in 成交价(人民币): 952,000

国内一位知名投资人联合一家投资基金在前两年花一亿多在全世界购买影像艺术品,希望在北京建立“北京老照片博物馆”。曾璜认为,文化产业项目政府是支持的,在北京建其他博物馆可能拿不到地,但摄影博物馆有可能。

  此后,刘云志每年大约有一半时间花在与摄影有关的事情上,旅行、拍照,体验摄影这项难以言喻的工作,“北极去过6趟,西藏每年都去”。

中国摄影家协会网:在国内的影像拍卖市场上,什么样的作品容易受到关注?

2014年5月开馆的山东省淄博市云志艺术馆很有典型性。淄博市政府拿出一些土地作为文化产业用地,价格相对便宜,是原地价的20%。云志艺术馆占地两亩,仅土地成本就少花了200万元。开馆时举办的第一个展览是《当代中国著名摄影艺术家风光摄影精品展》,展出了18位风光摄影家180幅摄影作品。随后,云志艺术馆在北京拍卖市场购买了一批摄影原作,收藏的总费用大约100万元,不仅就此成为山东最重要的影像艺术品收藏机构,投资人还将企业搬入艺术馆,完成了从工贸产品向文化产品的转向,自己也从摄影爱好者成为了影像艺术品藏家。对于房地产模式来说,摄影作品的价位相对较低,成为了艺术品市场上性价比最高的产品。

  但是,刘云志并没有满足于做一个燃烧热情的纯粹发烧友。2007底,中国摄影家协会北京摄影函授学院首次举办一对一导师制的摄影培训班,他第一个报了名,跟随风光摄影家于云天学习摄影。也是这个时候,刘云志第一次收藏摄影作品,买了老师的5幅风光摄影作品。这些作品都是限量10版,其中最贵的一幅长城题材价格2万8千元。接着,收藏摄影作品也成了刘云志采风之外的摄影爱好,每年都会买几张,还参加过摄影著作权协会组织的摄影拍卖活动。

李欣:从类别上看,目前流通较多的影像作品可以分为老照片(古董)、纪实类摄影和影像为媒介再创作当代艺术摄影。近年来,纪实类摄影和老照片(尤其以有签名的名人照片为主)成为买家抢购的对象,而以创作为主题的影像,如沙龙摄影和当代艺术影像在国内尚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还需要有一个过程。

艺术品会所模式

  “每年收藏几张。但那几年也没地儿放,所以并没有算是收藏家吧,只是喜欢。正式的收藏是从有了艺术馆之后,有了平台和空间,自己又喜欢摄影,收藏也就成顺其自然的事。”

当下藏家对影像艺术的普遍认知,老照片、名人照和特定历史时刻的纪实摄影,其市场表现已经十分稳定,并且近年来呈现上升状态,而对于当代影像和一些佚名拍摄的风景、民俗题材的老照片,不少藏家仍抱观望态度。

浙江一位摄影爱好者建了一间艺术会所,购买了100万元的摄影书,以后每年还打算再用100万元买摄影书。对此,曾璜认为仅仅买市面上的摄影书,充其量就是个摄影图书馆。曾璜建议其趁目前价格低洼,收藏中国早期摄影史上重要的摄影善本,因为摄影史上很多重要古籍善本就是将照片贴入书中,是摄影原作。从中,既可以看到摄影文化的演变,摄影书本身也是影像艺术品,就有机会成为极具实力的摄影书收藏家,藏品和会所品牌也会随着影像艺术品收藏的兴起而增值。

  云志艺术馆落成后,虽说主业并不是摄影,刘云志却希望艺术馆与摄影有关。因此,策划开幕展时,他自费邀请18位风光摄影家,以每人10~15幅的体量举办摄影展,每张照片制作2份,一份用来展出,一份以收藏级别印放,请摄影家签名后留在观众,成为艺术馆永久藏品。

华辰希望先从老照片和纪实摄影为主,因为这些作品易懂,容易让消费者接受,特别是现在数码时代,胶片摄影作品越来越稀少,老照片的价值也会越来越高。慢慢的待市场成熟,会考虑做一些当代艺术的影像作品。

  这也成为了一种模式。在艺术馆开幕一周年后的2015年5月1日,刘云志以“鸟”为主题,邀请了8位摄影家,再加上自己拍摄同题材作品,再次举办群体摄影展,并收藏全部邀请作品。

中国摄影家协会网:什么人群收藏或购买摄影作品?

  但是,云志艺术馆的摄影收藏没有走“画廊—艺博会”的“艺术投资”路线,收藏的作品也更接地气,比如在“《鸟》自然生态摄影展”展出时,家长们周末带着孩子参观,借着影像了解各类鸟的形貌特征和生活习性,实际上具备了“科普”作用。

李欣:目前来看,在国内市场还是投机者居多,所谓投机者是指在2年内就出手的买家,甚至有的藏家上午买来,下午就跑到拍卖行问否能拍;还有一部分是投资,投资是指买了东西5年之后,再考虑要不要再投入市场;还有部分是真正的藏家,例如大企业家,机构像博物馆、图书馆、档案馆等。

分页标题: 刘云志:从爱好摄影到艺术收藏

通过5年的努力,影像拍卖会,有近20家机构型的藏家参与我们市场,这也是我们最想看到的,因为除了有一些部分的艺术品藏到个人手里头,像这样历史性、文化性很强的影像的艺术品,希望它有一个好的去处,能发挥一定的价值。这些收藏机构的介入,在一定程度上也能促进整个市场的相对稳定,同时也可以看到国家现在越来越重视梳理文化、发掘历史,影像史料也越来越被重视。

  收藏物有所值的老照片

中国摄影家协会网:华辰的影像拍卖已经有6个年头了,请问从华辰的拍卖纪录上来看,目前,国内照片最高的拍卖纪录是多少?

  就在云志艺术馆收藏首展风光作品之后,刘云志的摄影收藏中多了一个类别——老照片。

李欣:去年我们创了新高,“周璇:影像中的人生”的一套照片,总计1957张,这批照片包括了周璇从1930年代起从事歌唱、演艺事业的全过程,是目前关于周璇最全面、最完整的影像纪录,为研究中国电影史,以及周璇个人和民国艺术文化生活提供了详实丰富的资料。这套照片拍卖了220万人民币,创了国内影像拍卖市场的最高纪录。

  “在收藏摄影作品之后,我也在想能够从历史文化的角度去理解摄影收藏。希望我的部分藏品能反映时代特征。”

中国摄影家协会网:那单幅照片的最高拍摄纪录呢?

  于是,刘云志开始关注老照片收藏市场。在过去的一年里,他参加华辰拍卖组织的全部影像拍卖会,并成为华辰影像拍卖的“大买家”,在2015年7月举办的一次小型拍卖中,刘云志一次便购得46件拍品。

李欣:07年春拍一副毛主席的标准像照片,拍卖了72万元人民币,创下了单幅照片的历史新高。

  “或许以后会有藏家主要以老照片牟利吧,但是现在买老照片的人,有些是出于爱好,有些是作为研究资料,出于投资,甚至投机的,恐怕很少。”

图片 3

  初涉老照片市场,刘云志主要以收反映山东省历史文化的老照片为主,希望自己的艺术馆能为研究整理和保存山东文化“做点事情”。每购得一批老照片,他便将自己整理研究的老照片和相关信息分享在艺术馆的网站上,这也成为刘云志的一大乐趣。

郑景康 陈石林 毛泽东正面标准像 1964年 银盐纸基 23×29cm 9.1×11.5in 成交价(人民币): 726,000

  “在整理老照片的过程中,自己还学到了很多知识,也匡正了一些史实。比如,我有一张原淄博铁路医院(建于1904年)的老照片,我在网上查是日本人建的,但放到网上后,人家马上就告诉我,一看就不对,这个建筑是德国人建的。再比如,通过老照片,我了解到1937年时,青岛市就成立了野生动物保护协会。还有些老建筑的老照片也能帮助更多人了解自己家乡的变化。”

中国摄影家协会网:国内的这些老照片在国外市场也同样受关注吗?

  参加了几次老照片拍卖会后,刘云志又把老照片收藏范围扩大到全国。这主要跟老照片的价格较低有关,他判断老照片的价值绝对大于目前的价格。

李欣:中国的老照片在国际市场上是很受关注的。随着国富民强,中国在全世界也已成为一个符号性的国家。有关中国题材,中国历史和文化的老照片,很受全球的关注。在全球收中国题材的老照片最厉害的是Getty博物馆,它不惜一切代价的收藏中国老照片,也是过去几年收藏中国老照片最多的一个博物馆。

  “可能与经济环境不好有关吧,老照片价格都比较低。像7月初的拍卖,好多拍品都是无底价的,但有很多照片品质品相都挺好,物有所值。比如一次拍卖中《民族画报》社的一批照片和底片,包括110张照片和770张底片,整理得很好,只要5000块钱。”

中国摄影家协会网:您认为目前国内的影像拍卖市场与国外相比,还存在哪些不尽人意的地方?

  其实,有了艺术馆作为依托后,不论是山东题材的老照片,还是其他地方的老照片,在刘云志的理解中都是“物有所值”或者“物超所值”。一方面,源于自己“下海”前长期从事文化教育相关工作,对老照片进行整理和考证研究,可以切实地为当地文化做贡献;另一方面,在研究整理的基础上,老照片的复制版可以作为文化衍生品出售,不仅能够让大家欣赏,也能够丰富艺术馆的经营内容。

李欣:我认为中国人对摄影艺术和收藏缺乏了解,认知度不够,摄影文化也不太受摄影人重视。很多摄影师在有影像拍卖专场前不知道自己的照片具有很大时价值和市场价格,,没有意识到摄影作品是艺术品,摄影的过程即是艺术创作。在中国,由于影像载体的“可复制”性,人们对于摄影作品的收藏缺乏信心,这也是摄影作品市场价格一直低于其艺术价值的主要原因。

期待现当代摄影作品的“大众化”

很多人并不知道一张照片能有多么值钱。美国摄影家爱德华·斯泰肯(Edward Steichen)1904年摄于长岛的《池塘月光》,在2006年2月14日的纽约苏富比拍出292.8万美元;2007年2月7日,德国摄影家安德里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的《99美分Ⅱ》以334.6万美元在伦敦苏富比成交,最近两年还在不断地创出新的,如刚刚在佳士得拍卖行进行的一场拍卖中,美国女摄影家辛迪·雪曼(Cindy Sherman)的摄影作品《Untitled #96》拍出389万美元高价,创摄影作品拍卖的又一历史新高价。可见,国外摄影作品的创作、收藏及拍卖要比我们成熟许多。

  作为已涉足艺术收藏领域20余年的资深人士,刘云志在谈到摄影收藏时,有意识或无意识地,会与书画收藏相比较,从而表达着对收藏和收藏市场有自己的理解与态度。他认为,摄影收藏中必定会有高端小众的市场,一些作品能够卖到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人民币并非不正常,但是,这样的作品和这样的价格不具有普遍意义。而且,仅靠当代艺术市场中的少数作品,摄影交易和收藏便不会繁荣与发展。

中国摄影家协会网:您对中国的影像拍卖市场有什么期望?

  “如今,摄影收藏还没有进入大发展的局面。”刘云志这样看待当下的摄影收藏,而这其中最为关键的问题是:摄影作品市场老百姓接受不了,大部分摄影家也还不知道怎么卖照片,市场上流通的作品太少。

李欣:我希望更多的同行或者爱好摄影的人群加入到这个市场,关注的人群越多,对摄影文化的发展更有帮助。也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这个市场越来越规范化。

  “现在很多摄影家或业内人士会对比书画市场和摄影收藏,或者对比个别卖家定价很高的照片来理解摄影收藏,都是有问题的。”刘云志说。

通过这些年的努力,随着市场不断拓宽,我们也在挖掘新的作品和好的作品,也在为中国摄影史的梳理不断的提供丰富和补充,添加更多、更有价值的新的史料,同时也在帮助历史做一些新的印证或者更正。

  首先,作为艺术品,千年以前便有书画收藏,不论是个人爱好,还是纯粹当作投资工具,都是社会认可的。“虽然现在很多成名的书画家身价飞涨,但这是经过长期市场培育期的,名声是靠作品积累起来的。”

有的照片非常珍贵,或是填补了历史的空白,或是有很高的艺术价值。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为社会留下哪怕只是一点点对文化历史有用的资料,我们都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有意义、有价值的事。

其次,从国外摄影交易市场情况来看,大多数摄影作品的价格也是社会民众能够承受,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我去过很多欧洲国家的摄影画廊,即使收藏级别印制、大尺寸的照片,折合人民币几千块钱的照片还是非常多,相比欧洲人的生活水平,并不算奢侈品,大家买照片回去可以挂在家里。反观国内,这样的摄影作品很少。”

  采访中,刘云志举了这样一个例子。“齐白石一生画了那么多画,很长时间是靠卖画为生,因此市场上他的画作并不少。某种程度上,齐白石的名声在不断卖画的过程中积累起来,他的画是大众认可的。如果某个人只听说很有名,却不见作品,即使有价,有价无市,慢慢大家就不知道他了。”因此,他认为摄影收藏或者摄影交易需要“大众化”,而不是只盯着艺术市场。

  “如果有一天大众能花2000块钱在房间里挂上名家签名限量版照片,摄影作品市场还大有可为。”

图片 4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

本文由www.yzc88.com发布于yzc88,转载请注明出处:形象艺术品的商业情势解读,从欣赏水墨画到格

关键词: www.yzc88.co